龙8国际在成都还有这样“好玩”的办公室

2019-04-27 10:37 来源:未知
唯一id: 进入9 月的第一个工作日,成都东大街紧邻府南河的超甲级写字楼睿东中心迎来了一些新的客人,他们带着自己的笔记本走进这栋楼的35层,开始办公,而且他们也有一个新的身份WeWor

  进入9 月的第一个工作日,成都东大街紧邻府南河的超甲级写字楼睿东中心迎来了一些新的客人,他们带着自己的笔记本走进这栋楼的35层,开始办公,而且他们也有一个新的身份——WeWork的会员。作为全球领先的办公空间品牌,起源于美国的WeWork一直以“打破传统的办公空间形态”的运营理念而备受关注,此次WeWork选择成都作为进入中国西南区的首站,被视为具有重要的意义。

  而对于去年搬入国内知名联合办公空间品牌“梦想加”在IFS的联合办公空间的小陈来说,虽然最初想着节约成本就在公寓里办公,但“毕竟跟其他公司有很多业务往来,总是在公寓里显得很不正规。可是四个人去租一个写字楼办公间,成本太高了,所以选择联合办公空间对我们来讲是性价比最高的。”小陈说,联合办公空间的租金没有那么高,但是却有专门的办公场地,还有会议室、茶水间、前台接待、休闲娱乐等等功能区,这让他们的团队瞬间犹如拥有了“正规军”的装备。

  “联合办公空间的地段一般都很好,地铁交通都很发达,我们出去跑业务或者有客户上门来谈事情也很方便。”小陈说,“而且这里还有很多其他公司,大家在一个大空间中办公,就有很多往来的机会,对我们来说也是拥有了一个资库。”小陈认为,对于像自己这样的初创团队来讲,这是联合办公空间格外吸引人的地方。

  无论是WeWork还是梦想加,这些联合共享办公空间以提供入驻企业丰富的前后端,软硬件服务为附加功能,以会员制度、科技应用、特色设计等优势正在逐渐颠覆传统的写字楼租赁与办公模式,降低了企业入驻优越办公环境的价格门槛,成为现代办公形式的代表。

  虽然,随着各自运营特色的不断发展变化,这些从前被统称为“联合办公空间”的品牌正在给自己进行更精准和更具特色的定位,从而脱离掉这个笼统的标签,但是从他们这些年的发展变化中,我们还是可以一窥“联合办公空间”这种新型办公业态的迭代变化,以及在他们背后的城市与人的变迁。

  就在离睿东中心不远,同样可以俯瞰府南河的地方,伫立着成都CBD商圈第一个超甲级写字楼——香格里拉中心,它连同香格里拉酒店一起,作为成都早期的地标建筑,象征着这座城市繁华和国际化的一面。早在11年前,香格里拉中心的18层就成为了澳洲办公空间运营品牌“世服宏图”在成都的第一个作品,而世服宏图也是香格里拉中心的第一个租户。那个时候,联合办公空间的概念还尚未萌芽,世服宏图在香格里拉中心18 层的这个办公空间被称为商务中心。彼时,与世服宏图一起以商务中心的形态落子成都办公市场的,还有百年英国品牌、全球最大的办公空间解决方案供应商——雷格斯。

  “其实早在1998年的时候,我们就在传统办公空间中引入了一些共享的概念,比如说共享茶水间、办公电话和网络,共享会议室,包括共享前台等等,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当时的做法已经是联合办公空间的一种雏形和萌芽了。”世服宏图中国区和新加坡高级经理Anna Chavez在接受我们采访时说。

  与世服宏图相似,另一个成都商务中心“双子星”之一的品牌——雷格斯也在自己的商务中心里划出了一部分功能区域供入驻的企业共享,不过,主要供企业使用的人员办公空间依然以“格子间”的形式存在。虽然在那个时候,还没有“联合办公空间”“众创空间”等一系列办公空间概念的诞生,但是这种通过共享功能区而降低入驻企业办公场地租赁成本的基本逻辑,已经形成。

  “从2007年到2015年之间,成都市场上的第三方办公空间运营商不到10家,国内出现了一些众创空间的形式,打破了传统商务中心的小隔间模式,以出售工位为主,而且政府也在做一些孵化项目,直到2015年,成都市场进入了一个爆发期。”世邦魏理仕华西区顾问及交易服务办公楼负责人邓艳萍告诉我们。

  她所说的众创空间形式出现的背景,恰好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国家战略提出之时。在这个大背景下,不仅催生了一批新兴企业的诞生,更让这些初创企业对更小、更低价、更便捷的办公场所的需求急剧升高,促使各类联合办公空间品牌进入市场。

  根据邓艳萍的介绍,2015-2017年,成都的联合办公空间市场进入了集中爆发期,包括梦想加、MFG、Walnut、优客工场、侠客岛、“Work+”等品牌集中出现,截至2017年底,整个成都市场上已经有26家第三方办公空间运营品牌。

  与之相对的是,2015年,成都开始举办全球创新创业交易会并以每年一届的频率延续至今。2016年,成都市双创企业突破7000家,遍及物流、互娱、医疗、电商、金融等领域。2017年,全国17城双创指数排行榜上,成都位居总指数榜第四位,仅次于北京、上海、深圳,超过了广州。

  也正是在这一时期,诞生于大洋彼岸美国纽约的全球领先众创空间品牌——WeWork进入中国,2016年7月,WeWork选址上海延平路,开设了在中国的第一家办公空间,并以“ 创造者社区”作为公司的定位。虽然那个时候的WeWork还没有将眼光投向西部城市,但是,成都联合办公空间市场上的硝烟已经骤起,很多品牌也开始尝试用更多的附加服务,跳脱出“联合办公空间”或者“众创空间”这样的简单标签。

  2015年的圣诞节,在成都高新区的天府新谷,成都本地的联合办公空间品牌Work+正式开始运营,虽然总面积并不大,但是因为采用了开放的办公区,以工位制的方式进行出租,并且提供很多的共享设施与服务,还设置了专门的项目路演区,这个联合办公空间品牌辅一开放,便得到了很多创业团队的青睐。

  “其实相较于北上广深的企业来讲,成都本地的企业尤其是新创企业,在办公场所上的支付能力并不是很强,但是正因为团队小、规模小,对于单位租金的承受力却相对高,而且对于这些初创企业来讲,最大的需要就是融资和招人,我们除了搭建了专门的开放式路演空间之外,自己也有一支基金在运营,也会投一些比较不错的项目,过去这两年多下来投了有十几个项目,这也算是我们给入驻企业提供的增值服务。”Work+的CEO林小骥在接受我们采访时说,“当然还有社群运营,我们每年都会在这里举办几百场的社群活动。”从天府新谷开始,Work+随后在来福士广场等地进行了扩张,并且作为成都本土的联合办公空间品牌走到了拉萨、昆明等地。

  就在Work+走出去的时候,诞生于北京的国内知名联合办公空间品牌梦想加,把自己发展的第二站选择在了成都。2017年10月,梦想加的首个外埠空间——成都春熙路IFS空间正式开放,同样是在IFS的办公楼里,另一个联合办公空间品牌MFG已经在此运营了两年之久,并且以3万多平米的空间占地规模,成为先入局者中的领头羊。

  在来到成都之后,梦想加也在空间设计中融入了不少的成都元素,比如选取“漏窗”“亭廊”等多重的园林元素,营造出极富层次感的的空间气氛,在软装设计中,也把麻将元素、极具成都特色的方言“不罗教”“严缝”融于空间设计中,以此增加自己的地域特色。

  不过,与Work+专注于为成都本土创业团队提供增值服务,MFG占据空间规模优势的特点不同,梦想加最大的竞争优势在科技上,这也是李文磊认为梦想加空间不是一个“联合办公空间”而是“综合办公服务者”和“智能化办公服务者”的原因。简单来讲,梦想加的这套OaaS系统就是让入驻企业员工可以在手机上一键完成包括开门、打印、预定会议室、远程开会、休闲设备使用、社交活动参与、关门关灯等大多数办公空间场景内会进行的动作。其实,除了增加科技元素、社群功能、创业企业前后端的支持性服务外,在成都联合办公空间品牌集中爆发的这三年间,除了在办公空间共享这个基础上加入一些个性化的元素外,一些更深刻的变化也在悄然发生。

  “在运营模式上,有很多是众创空间和联合办公空间的结合,既有开放式的办公工位,也有格子间,而且会有很多娱乐化的功能区,比如KTV、游戏区等等。另外,在空间的面积设置上也更多元化,给客户的选择更多了,还可以根据客户需求来做定制化设计。这种定制化设计以前最多是20-30 人的办公区,但是现在可做到上百人的定制化,这样入驻这些空间的企业规模也发生了变化,从前多是创业团队,现在很多大中型企业甚至世界500 强企业也会选择这样的办公空间。”世邦魏理仕公司的邓艳萍在接受我们采访时说。在她看来,这种变化还体现在空间品牌的扩张速度和选址上,各大品牌都在不断寻找新的物业进驻。

  “2018年外资品牌首次进入成都,比如WeWork等。”邓艳萍说。在邓艳萍以及很多同行看来,WeWork进入成都是很有代表意义的,“成都的商业基础在整个西部城市中来说有着非常夯实的基础,而且成都办公楼宇空间整体处于一个供需两旺的状态中,总存量在全国排第四,而今年上半年的吸纳量排到了全国第二,这种供需两旺的市场会催生出很好的发展空间,我想这也是吸引WeWork 进入成都的原因。”

  来自美国的WeWork带来了一些新鲜的东西。“其实,从创立伊始,WeWork就在努力打造一个互动社区、链接会员,帮助会员拓展事业。从空间设计上来讲,我们也是围绕社区这个中心来进行的,还拥有母婴室和淋浴室的新颖设置,满足会员的多层次需求。”

  “现在这个阶段,整个联合办公空间都在做整体迅速扩张,各个品牌都在抢占一些好地段的物业,而且从一开始的标准写字楼,开始转向一些其他类型物业,比如说商业裙楼等等。”世邦魏理仕的邓艳萍说。

  她的观察也得到了其他从业者的证实。“今年,我们在成都的目标是再开两到三个空间,而且选址目标会放在一些地理位置比较便利的非标物业上,比如说loft公寓、成都的老楼、商业裙楼甚至是大型综合商场,这些非标物业反而更有利于我们对空间风格的设计打造,把具有成都特色的文化氛围营造出来。”Work+的CEO林小骥如是说。

  如果从2007年世服宏图进入香格里拉中心算起,具有联合办公属性的办公空间市场在成都已经有超过十年的发展历程,进入2015年以来的爆发期不仅让像世服宏图这样的老牌办公品牌开始不断尝试新的改变,也让整个市场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随着品牌的不断涌现,占地规模的不断扩展,入局者的数量不断增加,玩法不断更新,属于这个市场的“洗牌期”也距之不远。

  “以前办公市场的出租方和租赁方对于空间的需求有错位,比如很多企业规模不大,对办公空间的需求也不大,但是市场上用来出租的往往是大空间,而当第三方运营品牌进入之后,联合办公空间的出现就解决了这种需求错位的问题,这种模式的存在有其必然的意义。龙8国际”世邦魏理仕华的邓艳萍认为,“随着市场迅速地发展,未来也许会经历调整的过程,最终趋于成熟,达到一个稳定的供需平衡点。”面对行业洗牌的预期,局内玩家们又是如何看的呢?

  “在商业地产领域,所有联合办公品牌加起来,在市场上的占比也只有千分之几。在狭义的联合办公领域,也许行业正在发生一些‘洗牌’,但在梦想加所着眼的办公服务领域,它只不过在发生一些很小的变化而已。”梦想加创始人李文磊这样认为。

  “成都是西部最具经济发展活力的城市之一,这里有众多优秀的本土传统企业、创业企业,以及大型企业集团在成都设立的分公司。成都正在成为一流的人才汇聚之地。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企业或创业者对于优质、智能的办公空间都有着旺盛的需求,所以,我们认为,不论市场还是客群,在这座城市的未来都有着巨大的潜力。”李文磊说,这是他们面对未来的信心所在。龙8国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编:admin

热点内容

特别推荐